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猪突豨勇 > 正文

【报任安书的读后感】

时间:2019-03-17来源:面无人色网

作文「报任安书的读后感」,作者佚名,请您欣赏。玛雅作文网荟萃众多优秀学生作文,如果想要浏览更多相关作文,请使用网站顶部的作文搜索引擎进行搜索。本站作文虽然不乏优秀之作,但仅为同学们学习交流的习作,不能当作范文使用,希望对同学们有所帮助。

  《报任安书》是司马迁写给友人任安的回信,信中抒发了对自己身世的悲哀与幽愤,但同时也表明自己为什么还要忍辱负重活下去,那便是像古代贤者一样,有未完成的意愿,著成《史记》,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

  这是一篇激切感人的至情散文,是对封建专制制度的血泪控诉,司马迁用千回百转的笔法,表现了自己的光明磊落之志,愤懑不平之气,和回肠九曲的情感。文章中运用大量的排比,增强了感情抒发的磅礴气势,同时善用典故,将古人的不幸与自己联系在一同,但不是一味的诉说不幸,低沉中见激昂。而且也经过修辞伎俩的多样,丰富了感情表达的内在。

  总之,《报》中,司马迁经过富有特征的语言,真切的表达了自己慷慨激昂的情感,表现了他高洁的人品和伟大的精神。看罢此文,《史记》为什么会有那样重要的成就,也就不敷为奇了。

  古者繁华而名磨灭,不可胜记,唯俶傥非常之人称焉。盖西伯拘而演《周易》;仲尼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书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抵贤圣发愤之所为作也。此人皆意有所郁结,不得通其道也,故述往事,思来者。及如左丘明无目,孙子断足,终不可用,退论书策以舒其愤,思垂空文以自见。

  总之,《报》中,司马迁经过富有特征的语言,真切的表达了自己慷慨激昂的情感,表现了他高洁的人品和伟大的精神。看罢此文,《史记》为什么会有那样重要的成就,也就不敷为奇了。

  司马迁不仅在《报任安书》中提出了“舒其愤”的创作思想,而且以其《史记》的创作实践详细地表现了自己的理论主张。这种理论和实践的有机结合,使《史记》的创作蕴含着作者极其深沉的感慨,因此具有极其强烈的抒情性。很明显,《史记》写的是汗青,但它并不是纯客观的实录,而是饱含着作者强烈的爱憎与批驳。司马迁作《史记》,自比于孔子作《春秋》,在写作方法上,力图遵照据传为孔子所说“我欲载之空言,不如见之于行事之深切著明”的原则。《史记》写作以叙事为主,黑白批驳一般寓于叙事之间。顾炎武认为“古人作史有不待结论而于序事之中即见其指者,惟太史公能之”。司马迁写《史记》正是经过对汗青人物及汗青变乱的叙述,表现自己的社会理想和对黑暗实际的愤怒批判,并抒发其悲郁之情。纵观《史记》,可以看到太史公的笔下时常涌荡着一种愤嫉之情,一种沉郁之气。那种对帝王公侯的贬低鞭笞,那种对佞儒苛吏的尖刻讥讽,那种对刺客游侠的倾心歌颂,那种对失路好汉及含愤志士的无穷同情,都极为鲜明地表现作者的爱憎批驳。鲁迅老师称《史记》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真是精当之极。

  慕义而去世,保持名节;忍辱负重,自奋立名,怎样处置惩罚好这二者的界限是很难的。在《报任安书》中,司马迁提出了一个“人固有一去世,去世有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用之所趋异也”的标准。司马迁认为仅以一去世来对黑暗进行抗争,“若九牛亡一毛,与蝼蚁何异”,故他在忍辱与存亡的痛苦抉择中选择坚强地活下来,并以最大毅力完成名著《史记》。并且在司马迁看来,自古迄今的圣贤君子和志士仁人之所以要著书立说,便是因为他们在建功立业的奋斗过程中遭遭到各种黑暗势力的打击和无故的迫害,使他们倍受艰难困苦和压抑,精神上承受了巨大的折磨;而这种难言的隐衷和哀痛又无法为人所明白,于是只有经过为文论述来抒发他们内心强烈的悲愤,阐明他们的思想主张,并凭借往事的兴衰成败的轨迹,总结汗青的规律,寄希望于来者。这引起了司马迁的共鸣。所以他以《报任安书》来明志,说明他要发愤著书,效法古人,把自己全部精力倾注在《史记》著作之中,以成就其“一家之言”。载于《全汉文》的《悲士不遇赋》也是司马迁受刑后悲叹生不逢时的作品,可与《报任安书》相互补充。在赋宝鸡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中,司马迁指斥天道微暗,美恶难分,“理不可据,智不可恃”,他的内心满盈了抵牾和痛苦。一方面消极厌世,“委之天然,终归一矣”,认为人总是要去世的,追求功利又有什么意义,还不如听之天然;另一方面又坚持理想,“没世无闻,古人惟耻,朝闻夕去世,熟云其否”,显然是要追步孔子,去世而后已。这正是司马迁在受刑后于耻辱与名节间挣扎的写照,而最后司马迁选择了隐忍发愤、创建功名之路。故此赋与《报任安书》正好相得益彰。

  刚阅读完《报任安书》时,我的脑子里只有“直男”二字,好像看到除去《询问司马迁》中“始终追求善良和正义的心灵,心灵总是在剧烈而又严肃的跳荡着”的他,坚忍不屈着要“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他伟大形象之外的样子。不为别的,只为司马先生那一句“少卿视仆于妻子何如哉?”也许你要说,现在的人重事业轻家庭都不足为奇,更何况远在两千年以前的司马迁呢?可就如现在也存在众多热爱家庭的好丈夫一样,古时候也存在着书写《浮生六记》、带着妻子畅游天地的沈复,与李清照相濡以沫的赵明诚,那么以此类推,相信在民间这样的例子也不算少了。而相比之下,单从司马迁这一句话看来,我真是为他的妻儿寒心啊。就算是为了表现自己真真是“独身一人,孤立于世”,就算这根本不是这篇文章、乃至这一段的重点,他能将这句话写下来,我想他也算真正配得上“直男”的称号了。

  想到这,我真是为司马迁的妻儿打抱不平,然而当我正要跟小伙伴们“举报”司马先生的“直男”事迹时,他那刚正不阿的样子又在我的脑海里闪现,再次阅读几遍《报任安书》后,我真正被这位“钢铁直男”打动了。他是有理想的,为了那个也许别人看来微不足道的理想,哪怕遭受冷艳嘲笑,哪怕背负屈辱的宦官之名,他“隐忍苟活,幽于粪土之中而不辞者”,都只因“恨私心有所不尽,鄙陋没世,而文采不表于后也”,我想这也就是《询问司马迁》中“在受尽专制君王肆意蹂躏与惩罚的淫威底下,依旧保持着这种秉笔直书的品格和勇气”的司马先生吧,引得班固也衷心赞颂他:“其文直,其事核,不虚美,不隐恶”。

  他在《报任安书》的开头就解释,自己没有“不相师”、没有“用流俗人之言”,他被误解了多久,被那一双双狰狞的眼睛盯了多久,都没有什么话能拿来宣告天下“我是清白的”,在给友人的信中,习惯了被误解的他也只能说“仆非敢如此也”。他原本是一个多么刚强正直的人,却也未能在笑里藏刀的势力场中保全自己,最后只能在恐惧中谨言慎行。可在千疮百孔地走出势利场的那一刻,留下的,仍是那个不过想“成一家之言”的他。

  写到这里,我不禁要说,先前那个质疑司马先生的自己真是幼稚,怎么就不想想那个遭受了残酷宫刑的他有何面目回家,面对妻儿,面对那个曾是、却早已不属于自己的家。也许鲁迅先生口中的那个写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的司马先生也曾躲在屋后,用自己最后的温柔,偷偷地看看妻儿,回忆起以往幸福美好的生活,他不禁想伸出手去抱抱那满地乱跑的孩子,搂搂那窗边日夜等他归来的妻子,但他什么都不能做,他只能悄悄地看着、念着、爱着,毕竟连自己都快没有了活下去的希望,又哪来的勇气去给妻儿承诺以往的生活?

  或许司马先生真的就是一位毋庸置疑的直男,但,钢铁直男也有一颗热腾腾的心啊!

  司马迁是古之奇才,是“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著名学者,是不屈不挠忍辱含垢完成《史记》的天下良史,《报任安书》。这都不错,但是这是历史给予他的评价,准确而不贴切。我读了《报任安书》之后,更愿意用自己的满腔情感把他描述成为一个身负不羁之才的,至纯之烈,至情至性之人。似乎一直以来,敢于说真话的人总是要遭到命运的诅咒。比干是,伍子胥是,司马迁也逃脱不了这个毒咒。“李陵”一案,武帝食不甘味,听朝不怡,而司马迁竟“不自料其卑贱”,偏偏要去同这个马蜂窝,不知“全躯保妻子”。

  李长之认为这是个必然,因为这才是这个不羁才子的性格。我以为此言得之:因为他至纯,在两千多年前那个封建等级如此森严的城堡中,他竟不知自保,以一己之肉身,去顶撞武帝的尖刀利刃,如何不被刺的浑身是伤,血迹斑斑?!因为他至纯,不屑癫痫的最新治疗于明白政治中的黑色漩涡,见坐在龙椅上皇帝“惨怆怛倬”,竟欲效其款款余忠,终不能自列,而为诬上,招致一代奇才身陷囹圄,惨受凌辱,佴于蠶室,为天下笑;因为他至纯,为官清廉,所以家贫不能自赎,;因为他至纯,以为“载盆何以望天”,所以绝宾客之知,忘家室之业,一心一意地依靠他的明主,尽其所能,唯思尽忠,以至于一朝为人主所弃,身陷囹圄,则交游莫救,左右亲近不为一言!迁十岁治《尚书》,二十学《公羊》,饱读诗书,博闻强记,游学海内,西至巴蜀,东至齐鲁,有“破万卷书,行万里路”之才,自比随和,形若由夷,。

  这样的司马迁竟因为“其质纯”而遭受中材之人尚不能忍的刑罚。可怜司马迁心属慷慨之士,托于君子之林,存鸿鹄之志,有“文采定要表于后世”之雄心,有不世之才,却身为刀锯之余、阘茸之贱隶!悲夫!司马迁定是切肤剜骨地痛!所幸的是,司马迁有着自己的刚烈与坚持。他在乎名节,比任何人都在乎:“刑不上大夫”,即使画地为牢,削木为吏,也定然是他所不能容忍的,且迁慷慨之士,托君子之林,如何忍得了这常人尚不能忍得天下至阴至辱的刑罚呢?!但是正如李鸿章在他的绝笔诗中写道:“劳劳车马未离鞍,临事方知一死难”。

  死,何其容易的一件事!连氓隶之人也能够“引决自裁”,而况迁乎?!但是,死又是多么艰难:因为害怕一生壮志难酬,所以他不能死得轻于鸿毛;因为害怕父亲遗训不能实现,所以他不能因此弃世;因为害怕文采不表于后世,所以他只能“隐忍苟活”——这是多么坚定而勇敢的抉择!世间有很多人,能为了理想去选择死亡,这不难;但是有多少人能像司马迁一样,为了理想,选择坚定的生!司马迁的“隐忍苟活”比他的“引决自裁”更加艰难。因此他法古人,效豪俊,破千难,历万险,而终成《史记》!《报任安书》是司马迁用血泪写出的,字字句句都讲述了他内心的悲苦,但是又宣告了他的坚忍。终于,他用自己的隐忍,用自己的血泪,用他皎如日月的品性,照亮了那三千多年的历史!

或许终此一生,我们都不能明白他。他是怎样为一件原本无关的事心潮汹涌,怎样挺身而出仗义执言,怎样锒铛入狱,站在一个两难的选择面前,他又有着怎样的姿态和决绝。

这算什么选择,屈辱地死去,或受辱而苟活。强势如他,也必定曾陷入最艰难苦涩的困惑罢!幸而他最终选择了后者,终于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终于留下一部千古绝唱《史记》。

问他为什么?!为什么你能、你甘愿承受如此耻辱?因为不愿死如蝼蚁。宁可活下来,完成一部足以令他自许自傲的作品。此书一出,当震惊世俗,流传千古,令天下人心倾服之!那么他当日所遭耻辱,也自然洗脱了。尽管决心坚定不已,可现实的反面能量大过美好未来的积极意义。耻辱加身,流言所指,身心俱疲。他也一定曾在面对广阔、永恒却虚无的天地时心生惶惑,一定曾无数次在无意识的耻辱的温习中被刺痛而惊醒。他在《报任安书》中这样写道,……其次剔毛发、婴金铁受辱,其次毁肌肤、断肢体受辱,最下腐刑极矣!读到这一句时,我竟几乎堕下泪来!他将他郁积在心的愤懑和疼痛,统统倾注了进来罢?所以读来才是极苦、极痛,令人伤之切之的。

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心比天高,身为下贱,这句话或许也适合子长吧。为什么一定要活下来写完《史记》?是作为记载者,对历史与生俱来的责任感?是作为政府官员,对虽然将罪名加诸于他却仍不失为一代明君的汉武帝的忠诚?这些因素必然都有,然而我想,更重要的,是他对于自己所受的耻辱的敏感和疼痛。我们不能只是笼统地说,司马迁是一个有大人格的人,是一个伟大的忍辱负重的史学家。他也是血肉之躯,尽管他写道,夫人情莫不贪生恶死,念父母,顾妻子;至激于义理者不然……,可既然生而为人,人情事实上已是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至激于义理者亦然。正如我们不能把自己的思想抽出来,然后指着说这是灵魂,这是肉体。灵魂与肉体,人性与人生,都是交错缠杂无法分离的。

《史记》之所以让他愿意倾注毕生心血,成一家之言之所以如此重要,固然想借此流芳百世,更直接更使他日夜心如刀绞的原因应当仍是他的耻辱,我想这就是人情在他身上所表现并为我们看到的。无怪孟子要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智,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只有当一个人饱受折癫痫治疗哪个医院比较好磨,甚至到了司马子长这样对人生再没有别的期望的地步,才能心无旁骛,才能极坚强极有韧性地付出数十倍于常人的努力。

可如今换个角度看他的人生,历史的烟云却模糊了当年的每一点细枝末节。

我不禁要问,留下一部《史记》,人生就是有意义的吗?

著出《史记》的司马迁也好,留下《离骚》的屈原也好,这些在当时看来是郁郁不得志并饱受命运戏弄的人们,他们人生的意义是否就是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模样呢?司马迁自言,少卿视仆于妻子何如哉?倘若他真的轻视一切人情,他存在的意义岂不是全部凝聚在《史记》上了吗?一部书再伟大,又如何能比得过一个人的生命和活力所包含的意义?我们赞许《史记》,或许赞许他的豪情和思想更甚于《史记》的史学价值。司马迁把他残余的人生糅入了《史记》,他为英雄豪杰们立传,走过他们的叱咤风云和金戈铁马。阿这就是他的人生和快乐!那么人生的意义和追求,正如纪德一直坚持并告诉我们的,应该是真正的快乐。人是为快乐而活着的。

司马迁在文中提到很多人,李斯,韩信,侯窦婴,周勃,吕不韦,孙膑……或功高盖主而遭忌,或才华横溢而被妒。可是对于这曲折却精采的一生,他们到底是满意的吧?既然深知伴君如伴虎仍要不顾一切地走上这条路,谁还会去希冀一个安详的晚年?是,他们更愿在战场甚至官场死去,死于你死我活的斗争,这才是他们潜意识里所热衷和追求的东西。

  《报任安书》那荡气回肠的气息,尽管与它相隔两千多年,也能穿梭时空透过课本薄薄的纸张扑面而来,这股气息来的霸道,彰显着它的主人也非寻常人物。

  孟子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智,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司马迁是很懂得这个道理的。一个人,只有摔得狠了之后的崛起,才能让人们记住,才能让历史记住。

  一个人的意志要有多坚定,才能熬过最下腐刑并且坚持自己的梦想?司马迁有着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伟大理想,在遭受的非常人所能忍受的侮辱后,他从古代伟人中寻找榜样,勉励自己,学习他们隐忍度日。

  当悲伤逆流成河,当骄傲入了尘土,司马迁用《报任安书》告诉人们,要重生,要永生!这也是他在困苦时对自己许下的誓言!司马迁选择执起梦想的笔杆,选择在地狱中重生!他用血与泪写下煌煌巨着──《史记》,为自己乃至华夏添上了一笔重彩。

高二:乔森屿

  司马迁的故事早就让人耳朵生茧,我自以为对司马迁已摸得透彻,可今时今日读了《报任安书》才算真正了解了司马迁。

  想他司马迁前日何等风光,可世事难料,不过为正义辩驳几句,却惨遭宫刑。每念斯耻,汗未尝不发背沾衣也!这耻辱的滋味,就像躺着天堂的软云忽的消失,尔后重重的摔下地狱。

  遭受了重大打击之后,楚国大夫屈原选择投身汨罗江,再不问世事。而司马迁却选择了一条截然相反的路,他不顾周遭人的眼光,把自己关在自己的世界里,用他明亮的双眸洞悉历史的长河,记载了上下三千年。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显然,司马迁的人生价值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发挥。倘若当时他承受不住屈辱,选择了自裁,那他就会如九牛亡一毛,被漫漫历史淹没。

  骄傲有多少次被粉碎入土,但是人啊,不能被外物所击败,至少自己要有自己坚持的方向。这是我读后最大的感悟。

  任安,字少卿,曾任京城禁卫军北军护军。征和二年(前91年),戾太子发动兵变,他接受了调军令,但按兵未动。事败后被判腰斩。这时,受宫刑后任中书令的司马迁赶在处决前给任安复了这封信。

  《报任安书》用大段文字叙述自己罹祸的本末(他因替降将李陵辩白而惹怒汉武帝),受宫刑奇辱后的难堪处境,处处涌动着激愤慷慨之情,奔腾浩渺,汩汩不已,读来有如一首内涵深厚的交响奏鸣曲。通篇交织着两个相互对峙、彼此消长的音乐主题:一个是知耻的痛苦,一个是大义凛然的悲壮。这种椎心蚀骨的痛苦贯穿始终,似乎算是主部主题,然而知耻正是以士的守义为前提的,当李陵战败、皇上忧闷、大臣缄口时他站出来为李陵说话,也即在一个凛然新乡癫痫病最好医院无私的 义上。待到因此身受奇耻,忍痛弃死求生,决心发愤完成《史记》,便透过隐忍而使为义而生的旋律响彻云霄,高扬了生命的真谛。这重于泰山的生,这悲壮的心声,才是全篇真正的主部主题。

  开篇复信缘起的概述已呈示痛苦的悲愤:顾自以为身残处秽,动而见尤,欲益反损,是以独郁悒而谁与语!自古男儿以大质已亏(变成阉人)为最大耻辱。人们的贱视,剥夺了他生的尊严,令他无可做为,士的一切人生价值(智、仁、义、勇)几乎全被摧毁,先人也遭辱没。孤独幽闭在郁悒痛楚之中度过一生,该是何等的惨痛!世态炎凉,令他痛感身世卑微; 处境卑污,使他无颜在朝廷仰首扬眉论列是非。这是一个阉者坦诚而勇敢的心理剖白。痛苦的音调在信中反复出现,直到终篇仍回荡着肠一日而九回的惨痛。

  自古君子舍生取义,而司马迁却成为守义而取生的千古奇士。叙写知耻的惨痛中,一种大义大勇的信念标立在这血泪人生之上。仆闻之:修身者,智之符也;受施者,仁之端也;取予者,义之表也;耻辱者,勇之决也;立名者,极之极也。他遵循这儒家的人生规范,因而深深的知耻。他又超越这品行修养的浅表,而追求生死、义勇的高标,顽强地实现生命的价值。艰难而痛苦的生死抉择中留下千古名句: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用之所趋异也。慨然死节是一死,艰难一世也是一死,究竟生命何所用方为重呢?他的抉择是效法先圣先贤发愤著书,将全部余生寄在一部《史记》上! 与朋友诀别,他要一吐积郁多时的心声,于是以深沉的音调唱出这个昂扬辉煌的 主部主题;他对《史记》的构想和追求。他要述往事,思来者将宏大的典籍奉献给知我的来者去深思。著述中他追求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这颇为深奥的史学探索,看似学术性很强的义理,却蕴含着生命的最强音,宛若响起迎接黎明的声声号角。

  要让心灵先抵达那个地方,然后凭着召唤前进。

  诗人海顿曾言:人的最大痛苦在于苦求而不得。诚然,每个人在一定的时间里都有自己的局限性,那时,他奈何不了世间任何一件事,除却他自己。

  然则何以突破自身的局囿?

  司马迁自受腐刑后,忧郁寡欢,自知人低言微,主动认清目前的形势,而不是像跳梁小丑一般,厚着脸皮说自己没有受辱。即便他坦言对命运不公的抱怨,但他坦视自己的生活,接受了现实的打击。

  如果已经明白了现实给自己带来的局限,却不能寻得方向,我想,那亦是痛苦的。但司马迁寻得了他的方向写完《史记》,所以即便他身心受辱,也否定不了他精神上的伟大。例如勾践卧薪尝胆,韩信忍胯下之辱,这一切皆因他们寻得了方向,所以甘愿隐忍,只为突然崛起一击。他们失败后反省自己,让自己的心灵站起来了,这世界才会属于他们。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连读书学习都要靠实践,更何况要干成大事。苦难挫折使司马迁跌落谷底,又使他重新站立,行动起来,最终造就的是人生的赢家。他一边忍受牢狱之苦,一边搜集资料写《史记》,他用行动告诉世人,没有什么不可能。

  人所不能,却为局囿,然太史公司马迁破局囿,书《史记》,流传千古,令吾震撼,令吾感动,叹古今何人可至此?

  题记

  初识司马迁,认为他不过只是写了部《史记》,再读《报任安书》,竟发觉他身上那一股傲气,那一身气节,那无人敢蔑视的信念。他凭着一身坚定,忍辱负重,突破自身的局囿,终成《史记》。

  一则坦视自己。

  二则寻找方向。

  三则行动之。

  人生恰似红炉一点雪,可以谓长,可以谓短,可以重于泰山,可以轻于鸿毛。如果陷入困境无法爬出,或许人生真如庄子忽然而矣。然而突破局囿,却可以以短为长,以轻为重。恰似司马迁,不愿被时间的诗集草草几笔带过,便用令人震惊的毅力,给世界留下了一部瑰宝。而他自己,也成了时间海洋中的一抹倩影。

高二:张心远

报任安书的读后感相关推荐:

------分隔线----------------------------